0q08 ak4c nbr5 ztdd hnrr t2fp sysg byrf l3r3 am0e

第五八零章 木青麟到来

作者:浴火梧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标签:索道 0gu2 开户首存送38元

推荐阅读: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: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

恋上你看书网 WWW.630BOOK.LA ,最快更新长生遥最新章节!

    时间已快临近子时,皓月当空,星河璀璨,地面依旧明如白昼,以烛龙的精血为油的宝灯中,光芒斑驳而圣洁,照亮四方。

    林苑内,青碧苍翠的山峰一座座,晶莹洁白的飞瀑一条条,古朴精致的仙亭一簇簇,奇兀突立的假石一片片。

    瑶草密布,琼葩绽放,宝莲摇曳,柔和的灯光与月辉呼应,同星光交融,夜空祥和而静谧。

    宴会到了此刻,已经过去小半,各种天骄人物涌现,大部族中的王子、王女,神子、神女,谈笑风生,觥筹交错。

    豪气冲天的壮志雄言,夹杂着银铃般的轻笑;轻柔的丝竹之乐,伴随着翩翩而起的舞姿。有翘楚随性表演神通,有佳人临风广袖起舞。

    须尽欢。

    能出席这种宴会的,至少都是大部族的传人,一个比一个身份显赫,一个比一个地位尊崇,当然,更多的还是看一个人的修为和天赋。

    不过,近几年来,无论是中土还是南蛮,所涌现出的天骄都绝不在少数,其中有些妖孽,几百年都难遇见一个,甚至有些人可谓千年不出,但都齐聚在这一世。

    没有最妖孽,没有最超然,只有更妖孽,只有更超然。

    山崖上,赤发青年火邪云眸子半翕,赤发垂肩,杯中的酒液鲜红如血,十分妖异。

    另一边,一条飞瀑下,上官武无声擦拭着箭囊中的骨箭,一根根,一点点,擦的很细心。这些骨箭,都自带有神秘的天然纹络,为强者遗骸,有不可测的神力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座茶园中,仙雾缭绕,光曦斑驳,瑞霞氤氲,少女初蝉提着茶篮,正小心的将一片片茶叶采摘下来。

    无疑,他们都是当世最顶尖的人杰,天赋绝伦,气运如虹,可与李墨瞳、风何曦之流相媲,与后者相比,他们如今可能修为还不足,但总有一日,这些人能站在一起,同代争锋。

    子夜时分,长虹破空,两道身影一北一南而来,脚踏仙风,身披祥云,瑞虹相伴,神光随行,正是青帝和东皇。

    他们一者高大伟岸,身高足有一丈,比常人高出半个肩,另一者丰神如玉,黑发如瀑,眸似神日,炙热而有神。

    现如今,东皇已不再是一幅骨架模样,他彻底重生,身穿及地长袍,肌体如玉,乌发晶莹。他收起了东皇钟,宝体生辉,俊逸英朗,是不可多得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数道虹光飞上天际,正是上官武、火邪云,还有那名为初蝉的少女,此外还有数名天骄,都是九黎部的王子、王女,属于不世人杰。

    最终,两位人雄在十余名天骄的迎接中走下高天,在一道山崖上落下,走入一座仙亭之中。

    瑶琴奏起,玉笛鸣响,仙乐杳杳。一盏盏天灯被放飞,徐徐飘入半空,一只只灵蝶被唤醒,翩翩落入花丛。

    宴会再度达到另一个高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穆白的醉意已经彻底消散,他提着一只装有佳酿的玉瓶,斜躺在临近山崖的奇石上,遥望星辰,眸光幽远而深邃。

    陌上溪从山下数度经过,不过并未登崖,他似乎在寻找什么,但一直都没有收获。

    更远处,老骗子尾随着一名靓丽女修,笑容猥琐,一双枯手不时偷偷在来往女修妙曼的躯体上抓过,引来一道道尖叫、怒骂。

    小丫头骑坐在老骗子肩头,两个羊角辫,一双绣花鞋,她正在对付手中的糖卷,大眼无邪而纯净。

    “鸾衣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在穆白胸口翻了个身子,一缕晶莹从嘴角缓缓滑落,似乎正在做一个美梦。

    穆白小心将她放在肩头,翻身落到地面,还未启步,不远处虎视眈眈的毕术便站起身,大有誓不罢休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鸾衣……”

    小不点抖了抖翼翅,悠悠醒转,她撑起懒腰,眼角挤出两滴晶莹泪花。她的脸颊上还带有未消的醉晕,但是大眼很清澈。

    收回双臂,她在穆白肩头站起,看向远处。恰在这时,陌上溪走上山崖,一青一灰两道身影也从远方徐徐走来,目标正是这片林苑。

    “鸾衣?”小家伙拽了拽穆白的发丝,指向那两个不速来客。

    “木青麟!”穆白纵眸看去,神色倏然变冷,一股杀意窜到体外。

    同在这一时,山崖上的古亭中,青帝和东皇偏头,初蝉和九黎部的数名王子、王女起身,向苑外的那两道身影看去。

    “此人好生可怕。”火邪云缓缓开口,目光却是落向那落后木青麟半步的灰衣青年,莫依轩。

    “看阁下的装扮,莫非是中土太虚圣地的木道友。”初蝉从山崖上走下,落在苑外,迎向那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最;@新¤H章节c上EB

    她的声音婉转而动听,十分温柔,就像三月的春风。

    “正是圣子。”莫依轩停步开口,道,“不请自来,冒昧造访,还望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远来是客,太虚圣子能大驾光临,乃是初蝉的荣幸,还请两位入席上座。”少女恬淡开口,笑容温和,不娇柔,不造作,无论对谁都是一样,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“多谢道友。”木青麟略微躬身,算是行了一礼,然后提起脚步,跟上那少女,踏空走向青帝、东皇所在的那座山崖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山风和煦,仙草芬芳,一派神圣祥和,但就是在这样和谐的意境中,却突然响起一道突兀的低沉喝声。

    毕术震惊了,才抬起的脚步不由放下,吃惊的看向那个在不久前,还被他揪过衣领,满脸惫懒的白衣青年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个青年其实窝囊得很,但他却不想,在这种他连大气都不敢出的情况下,那青年竟敢蓦然出声。

    “他是让谁站住?”毕术心中升起一道声音,“太虚圣子?还是初蝉仙子?真是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无论这两者中的哪一个,对毕术而言,都是可以仰望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毕兀部祭司之子,但毕兀部与太虚圣地、九黎部相比,还有不小的差距,更莫说双方差的不但是身份,更有天赋。

    如今,这需要被他仰视的存在,竟被人喝止了。

    陌上溪停住脚步,有些狐疑的看向穆白,一对好看的眸子微凝,他上山本来是想找穆白会面,却不想遇见这样一茬。

    古亭中,青帝、东皇,上官武、火邪云等等,都将目光投来,这一刻,几乎所有人的目光,都被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叫穆白的散修,真是有趣……”火邪云呢喃。

    “鸾衣……”小家伙猛然一惊,径直窜入穆白发丝之间,然后回到了他的丹田之内,落入那汪金色莲池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原以为能成大事,竟也如此冒失。”老骗子抬头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……这是想和人打架么?”小丫头大眼闪烁,“大姐姐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七……”虚天上,木青麟回头,看向穆白,神色淡漠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